【香港郵政寄中國】北大小夥的加拿大菜農生涯:中國蔬菜大棚讓我成了“網紅”
2021-03-16 20:43

一位北大研究生畢業的小夥,到加拿大從事石油行業的工作,後因石油產業不景氣,他另闢蹊徑轉行成菜農,把中國先進的蔬菜大棚搬到了加拿大,沒想到成為了“網紅”。

這位小夥名叫董健毅,網名“董菜菜”,他在加拿大建的蔬菜大棚使用了中國技術,種出了加拿大本地很難吃到的味道好、營養價值又高的蔬菜。他告訴記者:“我的蔬菜許多都是賣給本地華人的,許多人説,味道好,我就特別有成就感。我也為中國的農業種植技術的強大,感到驕傲。”

石油行業不景氣

北大畢業小夥“轉行”種菜

董健毅是河北唐山人,2000年考進北京大學地質系,讀了本科和研究生,2007年畢業後加入全球最大的油田技術服務公司斯倫貝謝(Schlumberger),從事石油行業的工作。

2014年底,董健毅和妻子來到加拿大的卡爾加里,本來還想進石油公司工作。沒想到,他們正趕上當地的石油行業不景氣。董健毅於是決定,轉行乾點別的事。轉行並不簡單,他做過一些調查,感覺好做的事情已經有很多人做了,競爭特別激烈,很難找到機會。

圖片

董健毅是北大校友

查詢了許許多多的資料後,董健毅瞭解到,加拿大的土地特別適合農業生產,卡爾加里都是黑土地,他還曾經向當地農業大學的教授諮詢過,這裏的土壤是A級土壤,是全世界最好的土壤之一,具有搞農業的一個最大優勢。經過一番準備,董健毅決定在加拿大種菜。

雖然加拿大的土壤很適合種菜,但緯度靠北,冬季漫長,從氣候來説,種植蔬菜有很大挑戰。董健毅説:“卡爾加里的冬天特別長,有時候9月中旬就開始下大雪,一直到4月初才化雪。5月下旬還可能有霜凍,8月底又開始上霜了,無霜期大概只有100天左右。即使100天的窗口期能種菜,挑戰也特別大。”

董健毅告訴記者,因為氣候的原因,以前這裏沒什麼人種菜,當地吃菜主要靠從加拿大其他地區和美國、墨西哥進口,“種菜這種事不好做,但我覺得肯定有市場,我就想試試,於是走上了這條路。”

當地蔬菜大棚種的菜不好吃

回國學習蔬菜大棚技術

加拿大是個農業大國,在安大略省,有很多超大規模的蔬菜大棚,不過他們的技術和中國的蔬菜大棚差別非常大,一般採用荷蘭的温室大棚技術。這種蔬菜種植規模很大,冬季使用天然氣加熱,用燈光為植物增加光照,人工增加二氧化碳含量,無限供應水肥,利用各種技術促進植物生長,提高單位時間和單位面積的產量。

董健毅説:“荷蘭大棚裏的西紅柿、黃瓜等蔬菜瘋長,每一棵的產量都是我的3到4倍,但是這種技術種出來的蔬菜口感不好吃。”

圖片

董健毅變身菜農

荷蘭大棚運營成本高,大多數都處於盈虧平衡點上,利潤率本來就很低,稍微有一點波動,就無法承受。所以他們想盡一切辦法擴大規模增加產量。董健毅認為這是工業化的一個思路。農業產業工業化乃至工廠化之後,大家只看重產量,不看重品質,種出來的蔬菜缺乏口感和營養價值。

董健毅和妻子以前在國內都是在城市裏長大的,都沒有接觸過種菜。不過他們對土地有情結,所以決定了就開始幹。

在着手建大棚之前,董健毅曾經去曼尼托巴省的温尼伯學習過半年,那裏有一個華人建的蔬菜大棚,他慕名去免費打工學技術。他還回國考察過壽光和東北的蔬菜產區,看到蔬菜大棚在中國遍地開花,所以想挑戰一下,把中國的先進大棚技術搬到加拿大。

全部材料從中國進口,

小時候受的基礎教育用上了

2018年6月,董健毅夫婦正式開墾農場。

在中國建蔬菜大棚很簡單,因為有專業的施工隊伍和生產工廠,兩三個月就能建成一個大棚。

在加拿大,董健毅是第一個建中國式蔬菜大棚的人,完全沒有上下游產業鏈,所有的環節都要他一個人去解決。

起先他想從國內請幾個工人過來幫忙,但是簽證被拒了。他在當地想找工人幫忙建也找不到,因為沒有人會這種技術。找工程公司也不可能,因為成本太高,預算有限。在國內建大棚有各種各樣的配套工具,加拿大沒有,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不會電焊就去培訓班學習,沒有腳手架就自己焊,沒有吊機就自己做。

圖片

董健毅的蔬菜大棚綠意盎然

董健毅的大棚採用中國的傳統建棚原理,長100米,寬10米,高6米。後牆4米高,1米寬,中間填土蓄熱。大棚雙層保暖,晚上用棉被保温,僅僅棉被重量就達到3噸。荷蘭大棚冬季用加熱的方法除雪,成本高,董健毅則設計出振動除雪的方法。

董健毅説:“大棚的所有材料都是從中國進口的,包括鋼管和保温棉被,因為在加拿大買不到這些材料。中國作為製造業大國,能夠生產出這麼好的專業材料,這也是讓我感到特別驕傲的地方。作為華人,在加拿大建蔬菜大棚,背靠中國的這種供應能力,才能實現這樣的理想。”

圖片

董健毅忙着運送蔬菜

在國內受的基礎教育也給董健毅帶來很大幫助,“我建大棚用到的不少技術都是自己發明的,中國的基礎教育功底非常紮實,對於農場涉及的一些基本的物理化學生物知識,我們在中學階段已經學得很透了,我有的時候需要自己做一個工具,這裏面涉及的原理很容易就明白了,然後結合加拿大的具體情況,就知道該怎麼做。包括種菜,過去學一些生物知識馬上就用上了。”

這個過程一點也不輕鬆,填土就用了一個月。因為當地冬季白天日照特別短,他和妻子為了儘快完成這項工作,那段時間中午都來不及吃飯,全部都是吃方便麪。期間遇到各種問題,經常讓人崩潰,但他們咬着牙堅持下來,遇到什麼問題就解決什麼問題。

中國大棚種植的有機西紅柿

讓很孩子嚐到“天然味道”

2019年夏天,他們的第一座大棚終於建成了。

大棚的效果非常好,卡爾加里冬季的氣温達到零下40多攝氏度,董健毅的大棚裏依然保持20多攝氏度。

種菜的時候不懂技術,他就到處學習,比如問中國的朋友,在網上查資料等,“好在國內的自媒體很多,尤其是三農類自媒體多。我就跟着學習,再加上自己摸索。經過兩三年時間,目前對種菜已經找到門道了。”

他用有機方法種植,不使用化肥農藥,種的西紅柿等蔬菜都是高口感的,供不應求。他的大棚整體運營成本低,即便聘請工人,也是能掙錢的。

董健毅説:“當地人在超市買的西紅柿一點味道都沒有,嚐到我的西紅柿,才知道還有這樣的味道。尤其是有些孩子,來我的大棚參觀前説不喜歡吃西紅柿,吃了我的西紅柿後,才發現居然是這樣的味道。”

圖片

董健毅和他種的小番茄

看到這種情況,董健毅感觸很深,“現在加拿大等西方國家很多孩子沒有吃到過天然味道的西紅柿,在這一代人心裏,西紅柿沒啥味道。農業產業出現工業化和工廠化之後,世界被改變了,我覺得農業這樣發展的方向是錯的。”

目前,董健毅的大棚是加拿大阿爾伯塔省最大的商業被動式太陽能蔬菜大棚,雖然這裏氣候嚴寒,大棚的雙層薄膜、厚厚的土牆和棉被依然能夠存儲陽光帶來的熱量,讓西紅柿、黃瓜、芸豆、胡椒、菠菜、白菜、玉米等蔬菜自然生長。董健毅相信,這種大棚能耗很低,沒有污染,也有助於降低排放,減少温室效應,董健毅説:“現在我的蔬菜供不應求,客户必須排隊預訂,他們不需要超市之類的渠道就能吃到新鮮的有機蔬菜了。有的顧客評價説,我的蔬菜味道好,營養價值高,他們大人小孩都喜歡吃。”

中國蔬菜大棚打出名氣

菜農兩口子成網紅

中國式蔬菜大棚的名氣慢慢打出來了,很多白人也來參觀學習。他説:“我是年輕人和小農户,能夠把蔬菜做成功,屬於鳳毛麟角。” 一位當地農業專家説,在董健毅的大棚裏看到最新的蔬菜種植科技,意識到加拿大在這方面已經遠遠落後了。

董健毅並不保守,打算提供技術輸出。董健毅告訴當地白人,中國有上百萬個這樣的大棚,都是小農户在經營。所以中國人吃的蔬菜主要都是本地出產的,即便南菜北運或者北菜南運,都是距離比較近的,不像加拿大,要從美國、墨西哥等國家進口。所以中國人在吃蔬菜方面比加拿大人要幸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發展模式不一樣。其實不止蔬菜,包括糧食領域也是這樣。加拿大地廣人稀,規模達幾萬英畝的大農户越來越多,小農户被吞併,年輕的農民越來越少,農民平均年齡已經超過50歲。

“如果我的大棚能推廣開,對小農户和家庭種植者也是比較方便的,不需要荷蘭大棚那種高度集中的模式,對他們肯定是有很大好處的,同時中國的技術和產品也增加了銷路,可以互利共贏。”

現在董健毅夫妻倆成了當地“網紅”,他被人稱為“董菜菜”,妻子成了“王果果”。一位華人是他們的客户,不過最近看了視頻才知道大棚是董健毅自己動手做出來的,驚呼太了不起了!另一位華人説:“高材生+動手能力+毅力耐力,做啥不成功呢?中國年輕人不是一般厲害,我是硅谷的工程師,看得我熱淚盈眶!”一位白人表示:“我敬佩你的勇氣和決心,這是中國之所以如此成功的原因。”他還提醒董健毅儘快申請專利,以防被別人抄襲後反咬一口。 一位德國華人祝福他們夫婦説:“董先生和王女士,你們好!你們夫妻繼承了華人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佩服你和太太的堅持和合作精神!希望辛勤之後擁有美滿的收穫,生意興隆。”

圖片

董健毅夫妻二人

他們現在基本上保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節奏。第二個大棚因為積雪太深暫時停工,等待天氣轉暖時繼續建設。每天上午8點半左右,太陽能照到大棚裏,他給大棚收起棉被,然後吃早飯。吃過飯餵雞,然後到大棚裏整枝打杈,澆水通風。他告訴記者:“雖然一路走來吃了很多難以想象的苦,不過是有成就感的,能夠推動着我把這個事情幹下去,覺得會越幹越精彩。”

紫牛新聞記者|宋世鋒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圖片視頻來源 受訪者提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